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不得於心 >正文

[新传说] 谁敢比我狠

时间2021-10-06 来源:而得天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刘毅是龙城一家商贸城的老板,这天,他接到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自称万三,说有件事,要跟他当面聊聊。刘毅听说过万三这个人,知道他老是摆出一个黑道老大的架势,经常蛮横无理地乱耍威风,像刘毅这样的规矩生意人,从来不跟万三这种人打交道,于是,刘毅说:“真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另有安排。”

  万三就像没听见刘毅说的话,继续说:“见面地点在孔雀娱乐城,我的专用包厢,晚上七点半,不见不散。”一说完就挂了电话,根本不给刘毅插话的空隙。

  刘毅想,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虽然万三这种人不值得打交道,但闹僵了也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还是去看看,见机行事吧。时间一到,他赶到孔雀娱乐城,迎宾小姐把他带到万三的包厢,一到包厢门口,便见里面坐着好几个面相凶恶的家伙,就像电影里的黑社会,打头的是个又黑又高的家伙,一见刘毅,马上站起来,粗着喉咙喊:“刘老板,久仰,久仰!”一把将刘毅拉到身边坐下,好像刘毅是几十年没见的老朋友。

  万三亲自拿起酒瓶,哗啦啦就倒了满满两杯,递了一杯给刘毅,自己端起另一杯,一仰脖子全喝下,说:“刘老板,喝了这杯酒,咱俩就是哥们,今后,这龙城谁敢找你的茬子,就是和我万某人过不去!”

  刘毅看了看跟前的酒,没动手,只是客气地问:“万老板,平日里难得见你一面,今天怎么有空跟我联系湖北癫痫哪个医院好啊?”

  万三见刘毅没动酒,脸上先是闪过一丝不快,接着是一阵哈哈大笑,说:“刘老板生意做得这么大,我哪有不见的道理?来,来,来,你先把酒喝了!”

  刘毅拿起酒杯,勉强抿了一口,万三一见,猛地拍起掌来,大称痛快,接着,他把桌子猛地一拍,一位侍应生连忙跑过来,问有何吩咐。

  万三说:“你去把丽丽叫来,让她来给这位客人陪酒。”掉头又对刘毅说:“丽丽是这里最漂亮的小姐……”

  刘毅非常厌恶,说:“我还有事,马上要走。”

  万三把身子往后一靠,冷冷地说:“刘老板一来就说要走,看来真是不了解我万某人啊!”接着,又把桌子猛地一拍,朝飞奔着赶过来的侍应生喝道:“丽丽怎么还没来?”

  这位侍应生结结巴巴地说:“刚才小王去叫了,丽丽也许马上就到,我这就去催催……”

  不一会,这个侍应生一路小跑着过来了,赔着笑脸说:“三爷,丽丽正在二楼陪客人喝酒。”

  万三打断侍应生的话,抬高了声调:“你没告诉她是我万某人要她过来?老子说了话,她竟敢不来?”

  侍应生咕哝一句:“我说了,丽丽也想来,但那位客人不让……”

  万三冷笑一声:“好啊,在龙城,竟然出了个不怕我的狠人。”

哈尔滨治癫痫医院排名  刘毅在商场征战多年,见多识广,知道万三这时候有一多半是在虚张声势,演戏给自己看,所以故意不拆穿他的把戏,只想这场闹剧快点结束,好早点走人,于是拍拍万三的手,说:“来,我们喝酒吧,别为一个女人生气,不值得的!”

  万三拼命地摇着头,说:“女人算个屁!但我万三要的东西,竟然有人敢不给我,我倒要看看,谁敢比我狠!”说罢,又问侍应生:“你亮了我的牌子,那混蛋怎么说?”

  侍应生结结巴巴地说:“那个人一听三爷的名字就笑了,还说,龙城谁都怕万三,唯独我不怕他。”

  万三听侍应生这样一说,不再暴跳如雷,反而笑了起来,笑过一阵子,扭头对身后一个五大三粗的手下说:“过山虎,你过去看看,那个比我还狠的家伙长着几颗脑袋。”

  那个叫过山虎的人早就在摩拳擦掌了,听万三这一说,一阵风般冲了出去。

  眨眼工夫,过山虎回来了,不过,神态不太自然,还露出些惊慌失措的表情,他俯在万三耳边,咕哝了几句,万三一听,脱口就骂了起来:“你怎么这样毛手毛脚的?这下闯大祸了!”

  过山虎哭丧着脸,说:“我上去了,他一点也不害怕,我问他怎么就不怕三爷,他竟然像只公鸡,‘咯咯’直乐,我气不过,这才拎起酒瓶,照他头上就是一家伙,哪知他这么不经打,哼也不哼就栽在地上……”
癫痫手术费用>   万三狠狠踢了过山虎屁股一脚,掏出一沓钞票,扔给过山虎,说:“有多远你就滚多远,最好跑到西伯利亚,就算老得做爷爷了,也不准回来!”

  接着,万三冷冷地把现场每个人扫视一番,说:“我们刚才在好好喝酒,过山虎为啥跑出去,跑出去干什么,我们一概不知!”他这么一说,除了刘毅,现场没一个不点头的。刘毅没想到这帮人竟然这样为所欲为,站起身就要走人。

  万三一把将刘毅拉到凳子上坐下,点燃一支香烟,慢条斯理地说:“我们正事还没谈呢!”

  刘毅知道万三要进入正题了,就说:“到底是啥事,你快说!”

  万三吐出一口烟圈,说:“是这样的:我有个宝贝儿子,这几年在外地读书,马上要回来了,我想给
他找份活儿。这两天我听说你的商贸城治安情况不太好,甚至有人晚上往里面扔土炮,还有打架闹事、写恐吓信的,看来得加强治安管理。我想,不如你干脆把你那家商贸城的治安包给我儿子。只要他一上任,包管那些小毛贼一个个抱头鼠窜,再也不敢来给你找麻烦。”

  嘿!这不是明着收保护费吗?这段时间,老是有人来刘毅的商贸城寻衅闹事,警方查来查去也没头绪,今天刘毅总算明白过来,那些事肯定都是万三指使小混混干的,就说:“商贸城是股份公司,我回去开个董事会,商量一下,再跟你联系吧。”

  癫痫药物有哪些万三没丝毫不悦,反而拍拍刘毅的肩膀,说:“没关系的,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听说你儿子在市七小读书,我这个做伯伯的没东西好送,过段时间就去看看他。”

  刘毅一听,气坏了:这分明是警告我,如果我不就范,他就要对我儿子下手!难道你就没有儿女?这种事都做得出来,你万三还算是个人吗?他绷着脸,掉头就走出包厢。

  刘毅走到二楼时,发现二楼已乱作一团,警察赶了过来,在出事的包厢门口拉起了警戒线,刘毅悄悄停下来,想看看那个跟万三斗狠的到底是什么人。这时,万三也下到二楼,跟在现场警戒的一位警察打了个招呼,凑上前,装出一副好奇的样子,问:“不要紧吧?没出人命吧?”

  警察没理万三,指指旁边的警戒线,示意万三站远点。万三偏偏站在警戒线旁,伸着脖子朝包厢里看,这一看不打紧,他猛一下撞过警戒线,直接冲进包厢,突然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儿子啊,怎么是我儿子啊!你说好明天回的,怎么今天就到了这个鬼地方啊!过山虎,你这个王八蛋,你竟敢杀死我儿子!老子要拆你的骨,扒你的皮!”

  接着,刘毅看到万三不断打自己耳光:“我糊涂啊,我怎么就想不到,连我都不怕的,除了我儿子,哪里还有别人呀!”

  刘毅悄悄走下楼,走出娱乐城,一直走了很远,还能听到万三野兽般的嚎啕大哭。故事会在线阅读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时间不会回头,爱情岂能“如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