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予欲无言 >正文

[小小说] 最后一次倒斗

时间2021-10-06 来源:而得天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倒斗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行业就是盗墓古代墓穴的形状类似金字塔型就像斗的样子倒斗就是说把这个墓给『翻开』
  
  1。退回的厚礼
  
  杨飞俊最近春风得意,耀江市政府打算造一座跨江大桥,而这个投资数千万的重点工程,基本上已经是他大华建筑公司的囊中之物了。因为他已经把最终决策者——王市长给摆平了。
  
  王市长爱好收藏,杨飞俊投其所好,花了大价钱买了一尊明朝的玉壶春瓶送过去,王市长笑纳之余,默许会在工程竞标的事上多多帮忙。
  
  这天,杨飞俊开着他的宝马一到办公室,助手就告诉他,王市长的秘书已经在办公室等他了。杨飞俊心想,一定是跨江大桥的事有好消息了,那笔钱,真没白花啊!他笑眯眯地进了办公室。
  
  刘秘书一看到他,就从沙发上站起身,淡淡地道:“杨总,您好。”
  
  杨飞俊心里一咯噔,刘秘书的脸色不太对啊,眼睛一瞥,他看到沙发边上放着一个精美的木匣,正是装他送给王市长的玉壶春瓶的木匣:“刘秘书,这是……”刘秘书是王市长的心腹,送礼的事儿他都知情。
  
  刘秘书捧起木匣子,往杨飞俊手里一塞,道:“市长让我把东西给您送回来,他说,这里面的事儿,您自己明白。”
  
  “送出去的东西哪有往回收的啊……”杨飞俊话还没说完,刘秘书已经扬长而去。
  
  王市长收下玉壶春瓶的时候,满脸笑开了花,郑州军海脑病医院正规吗 专业治疗癫痫病爱不释手。怎么才过了两天,就突然把礼物退了回来?难道上头查得紧,王市长不敢收?那为啥刘秘书的脸色这么差呢?杨飞俊实在想不明白,只有打电话问。王市长的私人手机号只有少数亲近的人才知道,杨飞俊平时工夫没白花,属于那少数人中的一个。几个电话都没人接,最后,终于通了,传来王市长冷若冰霜的声音:“杨总,你到底想怎么样啊?”
  
  杨飞俊只得赔笑道:“王市长,恕我愚钝,刘秘书此行是……”
  
  王市长不等他说完,就讥讽道:“杨总,你哪里是愚钝呢,你要是愚钝,怎么会想到故意送个赝品来考验我王某人的眼力呀!”说完,电话一下子被挂断了,杨飞俊的一颗心也随之沉到谷底。
  
  赝品?这可是他花了一百万买来的!杨飞俊急火攻心,赶紧打开木盒,取出里面那个撇口、长颈、圆腹的玉壶春瓶仔仔细细地端详了一遍。花瓶上有精美的卷草纹、缠枝菊纹,瓶底有个题款,上写十个淡青釉色的楷字:“大明洪熙元年成祖遗制”,整件东西胎身细腻、釉色光亮,气度不凡。不过,杨飞俊对古董是门外汉,吃不准真假。这件东西他是在张铭店里买的,难道张铭这臭小子用假货耍自己?杨飞俊骂了一声娘,带着花瓶就开车去找张铭算账了!
  
  2。追源溯流
  
  张铭是杨飞俊的前小舅子,在艺术品收藏一条街上开了一家古玩店。杨飞俊发迹后虽然跟原配老婆离婚了,但跟这个小舅子的关系一直处得不错,张铭开店的钱,有一部分还是跟杨飞俊借的。
  <河北癫痫中医医院br>   杨飞俊一进店,也不管旁边还有顾客在,就朝张铭骂了过去:“你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连老子也敢唬弄!”
  
  张铭莫名其妙被喷了一脸唾沫,赶紧把杨飞俊拉进办公室:“姐夫,有话好好说,怎么啦?”
  
  杨飞俊甩开他的手,把装花瓶的匣子往桌上一放,道:“王市长是行家,你小子居然让我送个赝品过去,这下我可被你害死了!你说,你到底居心何在?”
  
  张铭赶紧把花瓶拿出来,左看右看:“赝品?姐夫,谁跟你说这是个赝品的?”
  
  “王市长!这种事他不可能造谣吧。”这花瓶估计是高仿,王市长刚收下时没发现不对劲,在后来把玩时才瞧出了破绽。杨飞俊唉声叹气:“完了,这下别说是跨江大桥的项目泡汤了,王市长在位一天,我大华建设估计就一天没好果子吃了。”
  
  张铭赌咒发誓:“姐夫,这东西就算真是赝品,也绝对跟我无关,我是按照你的意思特意进的货,是不是真的,说实话,我也不是行家……”
  
  杨飞俊瞪了他一眼:“你开古玩店的,跟我说你不是行家?”
  
  张铭摊摊手,道:“说是古玩店,还不就是卖些仿古工艺品嘛,顶多,也就是偶尔走几件品相一般的古物,唬唬那些游客和一些刚入收藏门的棒槌。”张铭说这个花瓶是他从一个叫胡大眼的古董贩子手里高价买来的,这个贩子常年在全国各地收集古董,他收的东西,来路不一定能见光,但东西的品相却很正,因此在业界也算是有一宝宝患了癫痫怎么治呢定的口碑。胡大眼和这一条街上的各家古玩店都有生意往来,因此张铭实在没想到对方居然会诓自己:“别担心,我听说胡大眼昨天刚从河南收货回来,我给他打个电话,说还要一件上等货,这个见钱眼开的家伙,肯定不会料到已经被拆穿了把戏,绝对会自动送上门来!”
  
  杨飞俊哼了一声,道:“他要是不来,你就把我那一百万给我全都吐出来!”
  
  张铭所料不错,胡大眼接完电话半个小时后,就提着一个牛皮箱子进了店门,口里打着哈哈:“张老板,生意兴隆啊!”
  
  张铭哗啦一声拉下卷闸门,把装玉壶春瓶的匣子往桌上一放:“胡大眼,你个老小子以后改名胡大胆算了,敢拿赝品来唬弄我!我帮你‘宣传宣传’,看你以后还怎么在古玩界混!”
  
  胡大眼瞪大了他的三角小眼睛,道:“张老板,你何出此言啊?”他看一眼那个木匣子,“难道上次卖给你的那件货有什么不妥?”
  
  “你别装傻充愣了,”张铭没好气地道,“你赚黑心钱也不看看对象,我姐夫在市里有头有脸,告诉你吧,这事儿,已经闹到市长那里了,就算我积点口德不给你抹黑,跟政府过不去,你还想有好日子过?到时候把你抓起来按个倒卖文物的罪名,那还是轻的!”
  
  胡大眼瞧了一眼脸色冰冷的杨飞俊,额头慢慢地冒出一层汗来。不过,他毕竟是老江湖,很快就冷静下来,赔笑道:“两位切莫动怒,我胡大眼干这行多年,收的东西也不是一件两件了,这个花瓶要真是打了眼,那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治疗好不好也没话好说,张老板你的八十万货款,我绝对一分不少还给你!”
  
  八十万?杨飞俊恨恨地瞪了张铭一眼,这小子姐夫长姐夫短的,没想到雁过拔毛,一倒手,居然坑了自己整整二十万!
  
  张铭讪讪的,避开杨飞俊的怒目而视,对胡大眼道:“你说这花瓶是真的,有什么证据没有?”
  
  胡大眼说找专家鉴定太麻烦,而且专家们也不一定就是铁嘴金牙,看错的时候多的是。这件货是他从南边花了六十万收来的,他可以带着张铭和杨飞俊去找卖家对质。
  
  杨飞俊闷声道:“项目泡汤了,老子有的是时间,走,就跟你去看看到底是哪个杀千刀的干的这桩好事!”
  
  3。神秘的吃现席
  
  胡大眼到处搜集古玩,全国各地都有他的眼线,哪里出了好东西,他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这张关系网,是他跑了多年生意积累下来的。
  
  这个玉壶春瓶,就是他从四川的一个消息提供者那里得到的,而这个消息提供者下面又有其他的眼线,整个运作过程,就像金字塔一样一级级上升,同时上升的还有花瓶的售价。从耀江市一直追到四川成都,再从成都往下追到甘洛镇,辗转多站,终于找到了倒卖玉壶春瓶的第一人。
  
  这是一个脸色蜡黄的小老头,他一看到胡大眼等人来者不善的样子,先就撇清起来:“各位各位,我老孙头收古玩也有些年头了,绝对不会为了区区几万块钱砸自己的招牌!”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旧情非旧爱
  • 下一篇:购买一个希望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