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塔巴塔巴 >正文

[新传说] 吃一只鸡有多难

时间2021-10-06 来源:而得天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王大头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整天山珍海味,吃腻了,便不由想起小时候吃鸡的场景。那年头,王大头家里穷,逢年过节才杀只小鸡开开荤,王大头馋得连鸡屁股都舍不得扔,不过,那时的小鸡也好,自家养的,吃虫子、草籽长大的,吃到嘴里,那是满嘴流油,过了三天,香味还在嘴角挂着,而现在的鸡呢,差不多都是人工饲养的,味道自然差远了。

  一天,王大头在电话里听一位朋友说,城北三十里外的大云峰半山腰上,有一家乡村饭店,那里卖的鲜椒爆炒小山鸡,地道的原生态,味道独特,去那里吃鸡肉的人,大多是为了怀念以前苦日子时吃鸡的感觉,据说去的人很多,门庭若市。

  听朋友这么一说,王大头肚里的馋虫立刻作怪起来,他挂上电话,立刻叫上秘书、司机,出了城,直奔大云峰而去。三十里路,宝马也就跑了十几分钟,到了那地方—半山腰的一片开阔地,一看,那里停满了各式小轿车,停车场旁,挂着一块用松木做成的大木板,上面写着几个字—“鲜椒爆炒小山鸡店”。

  下车后,三人沿着松木板做成的指示路标,顺着一条羊肠小道,往树林深处走去。

  王大头本来就胖,又是个大热天,走了二十多分钟,人还没到地方,就差点累得虚脱,王大头心想,吃一只鸡太不容易了,光走路就要走这么多啊!

  走完这段长长的、窄窄的林荫小路,来到一幢大瓦屋的门口,从门里走出两个乡村服务员,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着“欢迎”之类的话。王大头立刻挺直腰杆,风度十足地点点头,走进了屋。

  一进屋,王大头的两眼不由瞪得像鸡蛋,这间不大的屋里,居然黑压压地坐着几十个人,而且衣着光鲜,都像是有钱人。

  这时,一个嗓门很大的男人笑嘻嘻地迎了上来,递给王大头一根鸡毛,说:“这是排号卡,你得拿着,没这东西,你可吃不到鸡!”

  一句话说得王大头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他接过来一看,鸡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毛下面拴着一个小竹牌,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48”,王大头一见,顿时急了,一把拉住那个大嗓门男人问:“‘48’是什么意思?难道排在我前面的有47个人?”

  大嗓门一听这话,立刻笑了:“没错。老板,您是第一次来吧?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我们这里从来没有预约,只有先来后到,拿着牌子排号,先到先吃。”

  王大头心想,自己拿个48号,这得等到什么时候啊?他把那个男人拽得更近些,贴着男人的耳朵,压低声音说:“兄弟,我多出钱,加个塞行不行?”

  大嗓门一听这话,顿时急了,大声嚷嚷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谁告诉你加钱就能加塞啦?我们开店的,讲的就是公平,你看看,坐在这里等的,谁不是腰缠万贯?要加钱,谁不会加,还坐在这里干等?”
那男人嗓门本来就大,这么一嚷,满屋子的食客都用鄙夷的眼光看着王大头,这么多年,王大头做生意顺风顺水,从没被人这么抢白过,可这里山高皇帝远,强龙难压地头蛇,没办法,他只得忍气吞声地找了个角落,拉个小板凳坐下了。

  司机和秘书哪见过王大头这样,可又不知该说什么、该干什么,只好闷着头,闭着嘴,悄悄挪到王大头身后,像木桩一样站着。

  转眼半个小时过去了,才排到二十多号,王大头肚子饿得“咕咕”叫,眼见还有二十多人排在自己前面,他再也不耐烦了,走到门口,一看外面,顿时傻了眼,也就半个小时的工夫,外面又来了二三十人,因为屋里坐不下,全坐在外面的板凳上了。王大头一看,去意顿消,看来自己来得还算早的,可不能走啊,无论如何,也要吃到这里的鲜椒爆炒山鸡!

  就在这时,刚才那个大嗓门从后院走了进来,扯着嗓子喊道:“今天的特等小山鸡,限量推出十只,价格呢,比一般小鸡贵上一些,有谁愿意吃的,举个手,咱们抽个签,不吃特等的就再等等,一等的山鸡管够……”

  没等王大头反应过来,几十只手“刷”地举了起癫痫可以用中医来,王大头的秘书反应很快,跟着也举起了手,王大头赞许地点了点头。大嗓门拿来张破纸,让那些举了手的人亮出各自小竹牌上的号,他统计了一下,然后笑嘻嘻地说:“各位,不好意思,就十只鸡,结果登记的有四十多人,咱们老规矩,抽签!”

  王大头一听,那个气啊,刚想破口大骂,不料大嗓门已经弄来了个木箱,把一堆号码牌扔进木箱中,闭着眼,像模像样地抽起签来,抽出第一个签后,大嗓门就扯着嗓门喊:“48号!”

  王大头一听,激动极了,秘书和司机比他还激动,三个大男人几乎同时喊道:“这儿呢,这儿呢!”

  嗓门一看,奇怪地问:“怎么会三个人都是48号呢?”

  秘书赶紧回答:“我们三人都是一起的。”

  大嗓门接着又陆续抽出九个号,被抽中的都是欢天喜地,然后由大嗓门领着,来到后院。

  路上,大嗓门问这些抽中的人:“特等小山鸡,一斤118块,老价格,你们都知道吧?”

  众人连忙点头,王大头虽然平时吃的都是山珍海味,但一听这个价格,还是出乎了自己的意料,鸡肉都卖出了海鲜价。

  王大头坐下后,很快,小山鸡就上来了,一斤八两,配着几个青花椒,几个红辣椒,也就一碗,一个
人都不够吃,别说三个人了。三个大男人一碗小鸡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秘书和司机很知趣,把碗往王大头面前一推:“王总,您先吃吧。”

  王大头早饿得头昏眼花,也没客气,拿起筷子,吃了起来,还别说,这鸡肉确实好吃,肉又香又筋道,一番狼吞虎咽,碗里很快只剩下了花椒粒和辣椒段,王大头吃得满头是汗,看得司机和秘书口水直咽。

  一个鸽子大的小鸡,又去了内脏,能有几块肉,王大头哪能吃够?正好,大嗓门走了过来,王大头一把拉住,小声说:“兄弟,你们这鸡也太小了,哪够吃,能不能……”

  大黑龙江好的治癫痫医院在哪嗓门一听,会心地笑了,这次他没扯开嗓门喊,低下头,凑近王大头,附耳说道:“看你是头回客,这么着吧,我再找老板商量商量,给你弄两只特级鸡,钱嘛,还是这个价。”

  王大头一听,忙不迭地说了声“谢谢”。

  大嗓门走后,很快,服务员真的又端来了三碗鸡,三人风卷残云,一顿狂吃,转眼工夫,三碗鸡肉见了底。饱餐了一顿,王大头独自走出屋外,从院门后走出去,面对着青山绿水,心情舒畅极了,他掏出一支烟,点着了,惬意地抽起来。

  这时,饭店的一个小伙计也从后门溜了出来,从沾满油污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皱巴巴的烟盒,看了看,没想到烟盒里一支烟也没有了,可能是烟瘾犯了,小伙计鼓足勇气,来到王大头跟前:“老板,能给支烟抽吗?”

  王大头因为吃得心情愉快,就没拒绝,掏出烟盒,抽出一支大中华,甩给了小伙计,小伙计连声道谢,点着烟后,他讨好地问王大头:“老板,您是来吃小山鸡的吧?”

  王大头点了点头。

  小伙计又问:“您吃到特等小山鸡了吧?”

  王大头笑着说:“吃到了,抽签的时候,我是第一个被抽中的,运气不错吧?”

  不料小伙计一听,“扑哧”笑开了,笑得王大头摸不着头脑,小伙计回头看看四下无人,这才小声说:“看来您也受骗了,其实这都是我们老板用的招数。”

  王大头一听,心头一沉,问:“什么招数?”

  小伙计支支吾吾了半晌,最后还是说了:“您给我这么好的烟抽,没拿我当外人,我就实话告诉您吧,啥特等山鸡,其实我们这里有的是,半年前,卖18块钱一斤都没人要,可现在,一百多块一斤也抢不到。”

  王大头越听越有兴趣,连忙问:“小兄弟,为什么啊?”

  小伙计说:“还不是因为黑心的房地产老板!”

  王大头一听,癫痫病的发病原因主要有哪些方面顿时有种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感觉:“小兄弟,你们老板卖鸡,跟房地产老板有啥关系?”

  小伙计不客气地说:“怎么没关系?半年前,我们老板进城去给他儿子买房子,他儿子选中的那个小区,房价高得都超过了一万一平米,可就是这样,买房的还是人山人海,我们老板整整排了两天两夜,拿了个号,100套房,3000多人抽号,老板紧张死了,本以为买不到,可我们老板手气好,抽签时一下子就抽中了。老板高兴得差点晕倒在地,连忙签约买了套房,可后来,一个懂内幕的亲戚告诉他,其实这一切都是房地产老板的骗局,还说了一堆洋词,什么捂盘、雇人排队、摇号、惜售等等的,我们老板都听晕了。老板回来后,就想通了好多事,变了法的卖山鸡,结果生意越做越好,现在,我们老板最狠的一招,你猜是什么?”

  王大头茫然地摇了摇头。

  小伙计得意地说:“告诉你吧,是捂鸡!”王大头从来没听说过这个词,疑惑地问:“什么是捂鸡?”

  小伙计把声音压得更低了:“就是把鸡捂着不卖,有也不卖,故意吊着你胃口,让你掏钱更利索,还把他七大姑八大姨都弄来排号,弄成一副吃不着鸡的假象,结果这生意越做越红火,来的人为了吃只鸡,眼珠子都急红了,还怕他不掏钱吗?”

  王大头一听,眼珠子瞪得大大的,不由说了句:“这也太黑了吧?”

  小伙计顿时急了:“这还黑?咱还拿那个房地产商做例子,我们老板替儿子买的那套房,在城东,那叫沧海小区,明明八十几平米,可人家开发商愣能量出九十平米,你说这开发商有多黑啊?我们老板多少算个实在人,卖的鸡从不短斤缺两,他说短斤缺两那是干生孩子没屁眼的事儿,这位老板,您比我有见识,那您来说说,到底是我们老板黑,还是那个卖房子的黑?”

  王大头一听,嗓子里顿时像卡了根鸡骨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那个沧海小区,正是他开发的楼盘……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