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予欲无言 >正文

干净的洁癖_故事

时间2020-10-16 来源:而得天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王军凯非常的爱干净。

  不。

  这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了,应该用洁癖来形容王军凯。

  王军凯爱干净简直可以说是走火入魔了一般。每天的王军凯都蜗居在家中带着消毒口罩,并时不时的朝空中喷着消毒液。

  王军凯的家中每天都散发着消毒水的气味,如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一间储存尸体的房间。

  其实这件事情并不是没有发生过,有一次就有一位刚来这里居住的男人经过王军凯家门口的时候就闻到了消毒水的气味,当时毫不犹豫的便报警了。

  可是等警察来了以后敲开了王军凯的房门都惊呆住了。屋子里站着的男孩皮肤非常的白皙,只不过在他的脸上挂着蓝色的口罩。

  站在屋子里的王军凯看到了来人后也非常的惊讶,但是随后便拿着消毒水朝着门口走去,将门口站着的警察和男人身上都喷了一层消毒水后才出声问他们有什么事。

  说话的时候王军凯背对着警察,仿佛和警察说话会被细癫痫吃中药好还是西药好菌给感染。

  但是警察看到了王军凯的样子便觉得奇怪,当时直接拔枪对着王军凯,另一位警察则快速的朝着屋子里跑去翻找着。

  可是当警察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显然在屋子里没有搜索到什么东西。一行人都非常的疑惑,警察疑惑的朝着一旁报警的男人看去。

  男人看到了警察的眼神顿时回答道自己也不知道,只不过这里面的消毒水气味非常的重才选择报警的。

  后来这件事情便不了了之了。只不过在警察们离开的时候王军凯拿着消毒水朝着他们站着的地方不停的喷着,嘴中不停的嘟囔着“太脏了,会有细菌被带进来的。”

  这让刚刚走出门的警察非常的尴尬,但是他们却也不能说什么。

  王军凯还有一个女朋友。只不过王军凯并不是经常见到她,因为她在工厂里上班,王军凯怕自己的女朋友把细菌带到了自己的家中便和她分居,平常王军凯的女朋友会把王军凯一周的生活必用品带到这里。

  转眼两天过去了,今天是周日,明天王军凯的女朋友就要去继续上班了,在傍晚的时候她提着一袋子早已买好贵州癫痫病正规医院的必用品来到了王军凯的门外敲着门。

  “这些东西我都给你买好了,还有这些毛肚非常的好吃,我给你买了一点你尝尝。”

  王军凯的女朋友提着东西走到了门口后被消毒水喷了一身,但是早已习惯了这种情况的她也非常的无奈,谁让自己的男朋友那么的爱干净呢。

  甚至王军凯平常都不会出门,到现在连一份工作也没有,除了在网上兼职写一些东西外没有任何的收入。

  就连每个月的房租都是自己给他付的。其实她也不止一次的想要离开王军凯,但是每每想到王军凯对自己的好便狠不下心来。

  “你快把这些垃圾拿走,里面有细菌,快给我拿走。”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刚刚把袋子放在桌子上说出那一句话后王军凯突然大声的喊了起来,随后指着桌子上袋子里的毛肚对着她说道。

  “怎么了嘛?这些都是洗干净的,你放心吧。”

  她看到了王军凯的样子非常的疑惑,这些毛肚都是非常的干净的,难道王军凯干净到了这种地步吗?

  虽然她很疑惑,但是看到王军凯几乎抓狂的颠娴病平时都有什么症状样子还是妥协了将毛肚从袋子里拿了出来,在屋子里嘱咐了王军凯几句后她才离开了这里回家去了。

  话说她走后王军凯便抓着消毒水将那些必用品上面都喷了一遍,生怕毛肚上面的细菌感染到了必用品上面。

  不知为何,王军凯觉得自己的屋子里反复充满了细菌,不论自己怎么用消毒水也无法将他们给清除。

  而那些消毒水仿佛是和王军凯作对一般,不管王军凯怎么喷洒消毒水总能感觉到那些细菌就在自己的身边,甚至自己的身上都粘上细菌了。

  自从有了这种感觉后王军凯便丢到了手中的消毒水跑到了卫生间里打算洗澡,可是用了无数的清洁剂王军凯却还是觉得非常的别扭。

  王军凯恨,恨自己的女朋友把毛肚拿到了自己的家里。恨她不听自己的话瞎买东西以至于自己现在这般不自在。

  放弃了洗澡的王军凯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王军凯赤裸着身体从卫生间里走到了厨房里拿起放在桌子上面的剔骨刀便朝着自己的身上刮去,每刮一下王军凯便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细菌少了一点,但是身上的疼痛还是让王军凯忍不住的咬紧了牙。

北京癫痫病医院在哪呢  “啊!”

  王军凯猛地一用力便出声大喊道,随后把牙齿咬的咔咔响,但是就算是这样王军凯的动作还是没有停下来,头上的冷汗一滴滴的滴落在地板上面,但是同时一块块的带着血丝的血肉也掉在地板上,此时王军凯的胳膊上面已经露出了白森森的骨头。

  二天过去了,晚上下班的她打算去王军凯的家里,因为今天正是王军凯的生日。她买好了生日礼物和蛋糕打车来到了王军凯家的楼下便满心欢喜的走进了电梯里。

  等到电梯门打开后便将礼物放在了一边掏出钥匙打开了紧闭的铁门,可是当门打开的那一刻她惊恐的叫了出来。

  “啊!”

  她看着地上白森森的骨头惊恐的喊道,随后仿佛是受了很大的惊吓一般昏倒在了地上。

  原来她看到的不是别的,正是之前拿着剔骨头刮着身上血肉的王军凯,但是王军凯二天来根本没有停止动作则是一直刮着自己身上的肉,此时的王军凯俨然已经变成了一副白骨,但是此时的他却还艰难的拿着手中的剔骨刀缓缓…的…刮…着…自…己…身…上…的…骨…头……………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