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子夏问孝 >正文

一张亲子鉴定,揭开了18年的骗局!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而得天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01

  “滚,你给我滚,我就算死也不用你来救。”

  陈晨面红耳赤的当着病房众多人的面,冲母亲张海燕扔着枕头,将她赶出病房。

  “2年了,你知道这2年我过得是什么日子吗?水不敢多喝,渴的时候只能用棉签沾水来抹嘴唇。”

  “有的时候半夜疼的厉害,怕打扰到弟弟休息,只能使劲拿着棍子顶着肚子。”

  “这2年来,我忍着疼痛坚持透析明明医生说换肾就可以解决,可你不但不肯,反而还一直让我先做透析,再等合适的肾源。”

  “弟弟不愿意捐肾,我能理解,他毕竟和我不是一个妈生的。”

  “但我爸都同意了捐肾,可你为什么还是不让?”

  “我就不明白了,难道我不是你亲生的,你就这么虐待我吗?”

  张海燕面对女儿的控诉,大气不敢喘着一声,病房里的其他人也在小声的议论着。

  每个人的脸上都透露出,对张海燕鄙夷的神情。

  张海燕看到陈晨消停了一会,试探性的去握了一下她的手。

  “闺女,妈知道你这些年辛苦,但妈也没办法,你弟还小,你爸身体也不好,只能是等合适的肾源。”

  听到张海燕这番话,陈晨一下把她手推开,更愤怒了。

  “村里的人谁不知道,我爸在工地打工是挣得最多的,一人恨不得干两个人的活。”

  “现在你跟我说,我爸身体不好?开什么玩笑。”

  “你不就想看着我等死吗,干嘛找那么多借口?”

  刚打完饭回到病房的父亲陈伟看到女儿这副咄咄逼人的样子,上前就给了她一巴掌,然后转眼又看了张海燕一眼。

  “你还要忍到什么时候,我看这个白眼狼就不值得你这么对她。”

  “我看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你不说,我说!”

  于是一个隐藏了18年的骗局彻底被揭开。

  02

  19年前,陈晨的亲生母亲连芳嫁给了陈伟。

  那会陈伟家里比较穷,刚嫁过去没几个月的连芳受不了苦日子,趁着一家人下地干活的功夫,就偷偷的跑掉了。

  陈家人找了半年多,没见连芳回来,就知道她不会回来了。

  在连芳失踪9个月后,陈伟经人介绍,认识了临县的张海燕,在双方父母的撮合下,两人就走到了一起。

  陈伟以为这下子可以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了,但糟心的事情从来没消停过。

  一天,陈伟和张海燕在地里施肥,被人喊了回去。

  “阿伟,海燕,你们赶紧去村委会看看吧,出大事啦!”

  两人放下手头活,赶到村委会去,发现一个女人抱着孩子站在人群中。

  张海燕当时还纳了闷了,这人也不认识啊,谁知道这时候陈伟说了一句。

  “连芳,你怎么在这?”

  连芳看到陈伟,抱着孩子走到他跟前,一脸阴森可怖。

<河南治疗癫痫病较好的医院p>  “阿伟,这一年别来无恙啊,听说你都娶上媳妇了。”

  “你媳妇还不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吧?”

  连芳说这句话的时候,冲着张海燕看了一眼,接着又意味深长的说:

  “你们老陈家啊,可把我害给苦了。”

  “那会你妈一直反对咱俩在一起,我为了不给你家添堵,我没跟你打声招呼就自己走了。”

  “没想到的是,我已经怀上了你的孩子,发现的时候已经4个月了。”

  “当时我自己一人,也没钱去打孩子,只能是住在我姐那把孩子生了出来。”

  “你认也好,不认也罢,反正她是你们陈家的种,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说完不顾孩子的哭闹,连芳直接把孩子放在地上,转身向村口走去。

  陈伟刚反应过来,连芳人已经上车走了。

  陈伟看着面前的孩子一直哭闹不停,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时,张海燕抱起孩子,瞪了陈伟一眼。

  “你瞧瞧你干得好事,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还在这傻站着干啥,等着别人看笑话吗?”

  “先把孩子抱回去吧,有啥事情回去再说。”

  03

  回到家后,婆婆看到她抱个孩子,很是疑惑。

  “海燕,这谁家的孩子,你咋给抱回来了。”

  气头上的她没吱声,把孩子放下后,转身就冲着陈伟喊:

  “今天你要不给我一个交代,咱俩就没完。”

  陈伟当着全家人的面,把今天在村委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这下子,婆婆坐不住了。

  “我就知道这个女人没安什么好心。”

  “当时连招呼都没打就跟别人跑了,现在看到你结婚,又跳出来搅和,真不知道又想整什么幺蛾子。”

  “我看啊,这个孩子就不是我们陈家的,指不定在外面跟哪个野男人生的。”

  听到婆婆的这么一说,张海燕心里好受了一些。

  在她印象里陈伟也不是那种随便抛弃妻子的人,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也的确不能怪他。

  现在最要紧的是孩子的问题,既然都送到跟前了,也不能撒手不管啊。

  可婆婆并没有因此被说服。

  “哪里来的,送回哪去,这种来历不明的孩子咱家不稀罕。”

  张海燕看在气头上的婆婆,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把孩子送走?连芳是铁了心的想把孩子扔给陈家,肯定不会让他们找到,也不知道该往哪送。

  把孩子留下?家里的条件根本不允许,加上婆婆不待见这个孩子,根本不可能。

  思前想后,张海燕做了一个决定。

  “妈、我觉得这孩子眼睛长得挺像阿伟的,应该八九不离十。”

  “咱们就这么把孩子扔了,难免别人在背后说咱家不地道。”

  “我看,要不然我带孩子去做个亲子鉴定,是咱们的就留下,不是咱们的,我就给送福利院。”

  “你们看如何?”

癫痫病可以用手术治疗吗  婆婆觉得张海燕说的有道理,这件事情全村人都知道了,她可不想别人在背后戳他脊梁骨,无论如何等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再做决定也不迟。

  “嗯,那就先做个鉴定吧。”

  “是咱家的就留,不是咱家的,你们立马给我送走!”

  04

  张海燕拿着陈伟和孩子的头发,第二天一大早就到了省医院。

  没想到,鉴定费用竟然要上千元,这对陈家来说,是比巨额花销。

  张海燕想了想,自己卡里还有一些嫁妆钱,就自掏了腰包。

  因为她能帮到这个孩子的,也就这么多了。

  这个孩子去或留,就等着2周后的结果。

  2周后,鉴定结果出来了。

  张海燕拿着手里的结果,鉴定意见那一栏写着:无生物意义上亲子关系。

  也就相当于,孩子不是陈伟亲生的。

  为了再次求证报告的准确性,张海燕问了护士。

  “护士,您这报告会不会弄错了?”

  护士看了暼一眼,就知道大概是什么情况了,摇了摇头。

  “不会弄错的,你要不放心就再做一次吧。”

  张海燕拿着结果慢慢悠悠的的走出了医院,她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这个消息告诉陈家人。

  这段时间,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夫妻俩都习惯了当父母的感觉,特别是陈伟,一有时间就抱着孩子哄,就跟亲生的一样。

  关键孩子也特别乖,吃饱了就睡,很少哭闹。

  但孩子终归不是自家的,迟早的送走。

  回去的路上,张海燕顺便去了一趟福利院看看环境,了解细节。

  还没走进屋,她就看见几个孩子坐在地上大哭,护工根本伺候不过来。

  还有的孩子已经哭停了好几回,直接躺在地上睡着了。

  看到这样的场景,她不忍心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受苦。

  想了想,她把手里的鉴定结果,撕碎扔进了垃圾桶里。

  回到家后,张海燕当着全家人的面,说了谎。

  “妈,孩子是阿伟的!”

  婆婆没有多问,听到结果后走出了屋,陈伟也没要看结果。因为他觉得张海燕没有欺骗他的理由,为别人养孩子。

  陈伟也在那默不作声的抽着烟,她觉得对不起妻子,也对不起这个孩子。

  可没办法,毕竟自己的亲闺女,哪有不管不顾的道理。

  想到这,陈伟就觉得心里有愧。

  05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张海燕早就已经不在乎陈晨不是亲生的。

  一家其乐融融的生活在一起,很是让人羡慕。

  陈晨虽然知道张海燕不是她的亲妈,但在她印象中,张海燕跟亲妈却没什么区别。

  弟弟有的东西她都有,甚至有的时候张海燕还会给她买更好的。

  有的时候碰到村里嚼舌根的人,陈晨还会会怼过去。

  “瞎说什么呢?张海燕就是我妈!”

  就在这一家人以武汉治癫痫病上哪个医院好为日子就会这样幸福的过下去,哪曾想,一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打破了这个家庭的和谐。

  3年前,陈晨上课回答问题时,突然摔倒,腹部疼痛难忍。

  经检查,得的是慢性肾炎。

  吃药一段时间,不仅不见好,反倒还严重到发展成为尿毒症,只能是每周去透析。

  张海燕看着家里大大小小的药瓶,积蓄已经所剩无几。

  加之透析的高额费用,更让这个家承受不来。

  为了给女儿筹集医疗费,夫妻俩一合计,进城去打工。

  陈伟在工地一天工作就是12小时以上,别人两天的活,他一天就能干完,腰长期在重物的压迫下,经常性的酸疼。

  张海燕白天在别人家当保姆,晚上又兼职送外卖,不到深夜两三点,根本都回不了家。

  两人一个月下来挣的八千多块钱,除去给家里的一千,剩下全部都给女儿治疗。

  可女儿的病情还是进一步恶化,只能靠换肾来救命。

  医生说,现在医院并没有合适的肾源,要么等,要么就家属自愿捐赠。

  陈伟想都没想直接就说:

  “别等了,就用我的吧,女儿等不起。”

  张海燕听到这吓了一个激灵,赶紧把陈伟拉了出去。

  “你是不是疯了,也不看看你什么身体,万一下不来手术台怎么办?”

  “我不允许你割肾,再等等肾源吧。”

  陈伟一听就急了。

  “张海燕,你还有没有良心,那是咱们女儿啊,难道你就忍心见死不救?”

  “哦,我差点忘了,我才是孩子的亲爹,你不是孩子的亲妈。”

  “算了,我不强求,这个肾我割定了,我要下不来手术台,你带着儿子和闺女好好过日子,就这样。”

  看着眼前执拗的丈夫,张海燕知道无论如何也瞒不住了。

  “别傻了,陈晨不是你的女儿。”

  “早在18年前,那张亲子鉴定就写的一清二楚。”

  “当时我去看了福利院的环境,觉得不落忍。”

  “之所以不想告诉你们,一是不想看到孩子受苦再被抛弃,二是因为咱们真的很喜欢这个孩子。”

  陈伟听到这个消息,犹如五雷轰顶。

  他震惊的并不是女儿并非自己亲生,而是现在这种情况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她没肾可换。

  换句话说,可能会眼睁睁的看着女儿死去。

  陈伟一屁股瘫坐在地上,看了一下张海燕。

  “海燕,这该咋办啊,咱女儿没救了吗?”

  06

  张海燕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扶起来陈伟。

  “先继续透析着吧,肯定能等到合适的肾源。”

  “闺女那边你别说,她性格要强,我怕她知道后,会放弃治疗。”

  从那以后,张海燕就想方设法的找理由不让女儿换肾。

  “肾源马上就有了,你再等等。”

  “等你爸把这份活干完,挣够了医药费,再给你换,你再忍忍。”

  鞍山市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你弟弟也想给你换,不过医生说她年纪太小了。”

  “......”

  这样的谎话说多了,自然也就让人难以相信。

  陈晨看着母亲这一天一个不带重样的借口,觉得可笑至极。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父母会看着自己的痛苦无动于衷,直到有一次,她听到了母亲和医生说的话。

  “家里人没法捐肾,先透析治疗等等吧。”

  这一下,陈晨坐不住了,她觉得就是张海燕诚心不想救她,所以就有一开始,她歇斯底里的控诉张海燕的“罪行”。

  这场控诉,还是她精心准备的,她就是想让人知道,这个后妈伪善的面目。

  让她一辈子都活在别人的谴责中。

  07

  可是,今天这个结局来的太出乎意料。

  陈晨不敢想象,原来自己才是最应该被抛弃的那个。

  18年,母亲对她没有血缘关系的养育之恩,换来的却是她白眼狼般的对待。

  想到这,陈晨忍不住痛哭,开始扇自己的耳光,手上的插着的针管也被抽了出来,血流了一地。

  张海燕下意识的帮她按住了伤口,却被陈晨一把抱住。

  “妈,对不起,是我太混蛋了。”

  张海燕顿时眼泪也流了出来。

  “闺女,妈不怪你!“

  “妈不想跟你说,是害怕你不好好治疗,怕你觉得自己是累赘。”

  “妈看到你这么痛苦,妈恨不得把自己的肾割下来给你换上”

  “没事,咱们再坚持等等,很快就有了。”

  “医生都说了,很多人一直透析,能活十来年呢!”

  陈晨看着张海燕坚定地样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她想的就是放弃治疗,不能再给父母平添负担了。

  但是看到父母的这般良苦用心,心里的念头马上就打消了。

  她站了起来按下了护士铃,把护士叫了进来。

  “护士姐姐,明天下午正常给我做透析!”

  护士一脸惊讶的看着她。

  “你今天怎么这么主动了,这段期间,整个病房就你反抗力度最大,经常不按时间来。”

  陈晨看着眼睛红红的张海燕,指了一下:

  “因为我妈!”

  陈晨从那以后,开始答应母亲好好治疗。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

  那天下午,医生走进了病房。

  “18号床的家属哪一位?有了合适的肾源,明天上午手术。”

  张海燕激动的握住陈晨的手,有些说不出话来。

  也许从明天过后,一切都会好起来吧?

  今天头条广告十三给大家送礼啦

  今天在留言区评论点赞最高的朋友

  送出价值99元的透真寡肽冻干粉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