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子夏问孝 >正文

橘猫_经典文章

时间2020-10-16 来源:而得天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那天其实天气挺不错的,天气晴朗,阳光暖和,云朵儿时而半遮着太阳,时而向远方飘去。这样温暖的夏天,让人心情舒畅,但对于老杨来说,这可是个睡午觉的好天气。    “懒老头,都日升三竿了,还在睡。”老杨的妻子正打扫卫生,看到老杨还在睡觉呢。    “哎呀,这天气不正好适合睡觉嘛,冬天太冷,春天太潮湿,今天刚刚好呢!”老杨在床上懒洋洋地应答道。“你看咱的老橘猫不也睡得正香着呢。我说你呀,别太操劳了,过来一起睡个觉吧。”    “就是这只懒猫,好吃懒做,我看你也是只懒猫。”    “对对对,我就是懒猫。”老杨转过身去,接着睡了。    正好老杨的妻子扫到地上正在呼呼大睡的橘猫,她便用扫把碰了碰这老猫。“起来啦老猫,到别处去睡去。”妻子继续扫着地,“还真够懒的,扫你都扫不动了。”老杨妻子见橘猫仍然一动不动的,便打算上前拎走橘猫。    但老杨妻子的手一碰上橘猫的脖子,便感觉到橘猫身体的僵硬,一点也不像平时那样柔软。不过,她还是拎了起来。    只见橘猫两眼依旧闭着,丝毫不动,胡须也随意地垂着。肥肥的肚子上是一片片杂乱的白毛。不过倒是一副怡然自得的神态。    “嘿,你看这老猫,睡得像死了似的。”老杨妻子说道。    “或许就是死了呢,放一边吧。” 老杨转身过来看着猫。    …………——2——    那已经是只老猫了,从它那步路蹒跚的走姿,两步一歇,三步一躺的。不过要是到了吃饭的时候,他可会拖着硕大的身躯,一阵小碎步的跑到老杨脚旁,用它那尖细悠长的叫声吸引老杨的注意。老杨总说:“这老猫,还会撒娇呀。”于是老杨便取些猫粮来,放入老猫的老饭碗里面,老猫便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吃完便也就在碗旁边的小窝,呼呼大睡了。    “这老猫,可真会享受,和猪也没什么区别了。”老杨妻子常常调侃着橘猫,老杨也接过话来说:辽宁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是啊,你看它肚子,可大了。”    说起这橘猫的由来,可不是老杨两口子乐意的。而是他们的孙子,上小学的时候捡回来的。那时,老杨妻子是打死也不愿意养它的。不管孙子怎么哭哭啼啼的,说着这小猫可怜呀,不收留它的话它会饿死的。老杨妻子便说猫多脏呀,有跳蚤有虫的。态度倒是十分坚决,平时孙子想买什么东西都肯,唯独在养猫这件事上老杨妻子坚决不肯。老杨倒是没什么所谓,随妻子和孙子愿意吧。“你看看,别吵了吧,先让一下孙子养着,之后不行再送人嘛,别大吵大闹啦。”妻子最终拗不过孙子,暂时答应着养下来了。    之后也就没什么了,生活回归平静,孙子放学回来第一件事便是去看猫,和猫玩,有时候也免不了不小心被猫抓到。妻子又会提起要把猫送人这事:“都说不要你养猫,现在被猫抓啦,我明天就把猫送人。”孙子哪里肯把猫送人,一听妻子这么说,便哭哭啼啼的,这里闹那里闹,一定要老杨妻子把猫留下才肯平息。而妻子总是拗不过孙子的,久而久之便也随孙子的意愿了。    “我要小猫,我要带小猫走。”那天孙子哭得可大声了,可能是老刘听到过孙子哭得最伤心的一次。因为孙子要跟儿子回城市去上学了,而老刘的儿子和媳妇也不同意在城市那里养这只来历不明的猫。    “我不走,我要小猫。”孙子是很舍不得橘猫的,橘猫似乎也懂得点什么,乖巧地躺着孙子的怀抱中。老刘的儿子在说服孙子许久之后终于失去了耐心,一把掐起橘猫的脖子,把它往一旁重重地摔在地上,随着橘猫的一声惨叫,孙子的情绪终于到了歇斯底里的程度,而儿子便一把抱起儿子,往门外的公共汽车上送。老刘永远也不会忘记孙子那时的神情,这大概也就是多年后老刘得知儿子噩耗时的神情吧,只是成年人少了一些孩子们的歇息底里,多了一份对情感的压抑。    橘猫好在并没有受太大的伤,只是缓慢地爬到一旁,喝了点水,躲到了远处。    孙子走后,老刘和妻子自然也就负责起了照顾橘猫的生活。橘猫也很懂事,不吵不闹,有猫粮和水喝便心满意足了,至于这只橘猫叫什么名字,从来都没有人关心过这个问题。——3——    那次是一个意外。  &nb朔州羊癫疯治疗到哪家医院好sp; 孙子走后已经5年,他顺利地考上了市重点高中。老刘的儿子是做工地的,那次从18楼摔了下来。建筑商赔了一笔钱,保险公司赔了一笔钱,足够媳妇和孙子过一辈子了。    葬礼那天,陆陆续续来了很多亲戚,大多数是孙子不认识的。他们一个一个地向前致哀,叫孙子和媳妇不要太难过了,节哀顺变。但老刘和妻子看到孙子好像并没有怎么伤心,他没有流一滴眼泪,只是和平常一样,再带着一点呆滞的神情,和老刘印象中与橘猫道别时孙子判若两人。也许自己孙子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为了一只猫哭天抢地的小孩了,也可能孙子觉得父亲还不如他的橘猫重要吧。怎么可能,老刘心想,老刘更愿意相信前一种想法。孙子确实长大了不少,已经比老刘高出半个头有多了。这些年少有几次过年回家能看看孙子,老刘一下子觉得孙子长大成人了,虽然每次回家老刘都看到孙子抱着橘猫那种欣喜和愉快的表情,但他再也不会像当年那样,分别时歇斯底里的苦了。    孙子确实长大了,老刘想到这一点便很欣慰。他却忽然想起了什么,和一旁的妻子说道:“猫你喂了吗?”妻子说:“有,放了一堆呢,这几天是饿不死的。”    老刘突然觉得有些奇怪,自己为什么要在儿子的葬礼上和妻子讨论喂猫这种话题。一阵莫名的悲哀涌上心头,老刘沉默地留着眼泪,好像也有一点明白孙子当年那份不舍,其实也是现在自己对儿子的不舍吧。    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和孙子回家后,老刘坐在沙发上,和孙子聊起了过往的回忆。    “孙儿啊,你要知道,人的一生很短,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下次说不定就是你送我走啦。”    “爷爷,别说不吉利的话,您能长命百岁。”“长命百岁倒是不奢求,就是我孙子懂事了,我就觉得很欣慰。你爸爸是当初没读好书,才要去干这种体力活,危险活。但是你要知道,他也是为了这个家庭,为了供你读书呀。你可要好好读书,别辜负了你爸爸对你的期望。”“我知道的,爷爷。”孙子连连点头。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刘和孙子也终于聊完了沉重的话题。老刘的妻子和媳妇都不在家,就剩爷孙俩呆坐在客厅,也不开电视,也不唠嗑。终于,孙子开口了。“爷爷,猫你喂了吗?”“喂了,喂了,你奶奶放西安中际癫痫病医院经络检测助推癫痫诊疗了一堆呢,它再能吃也饿不死的。”孙子听到后舒了一口气。“爷爷,我想回去看看橘猫。”“现在就别回去吧,先把你爸爸的事情办好,猫我们会照顾好的。”老刘回答道。“噢,好的,那就好。”又不知过了多久。这次是老刘先开口:“那猫还养得挺肥的呢,你有空回去看一下,可能吓你一跳呢。”“是呀爷爷,橘猫都胖,你们别给它吃太多,撑了不好。”儿子应答道。“放心吧,我看它自己也有分寸,太胖了走路都左晃右晃的。”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幻觉,老刘隐约间好像看到孙子的嘴角上扬了一下。——4——    这小镇的天气确实是挺好的,那天孙子回来的时候天空万里无云,阳光正好,不会晒跑行人,还提供恰好的温柔。老刘的橘猫已经躺着阳光下,眼睛艰难地瞇着。听到孙子的脚步声,便挪动它那日渐增重的身躯,一阵小碎步跑了过去。    孙子当然是马上蹲下身来,爱抚着这橘猫。它已经是只老猫了,却还总是向孙子撒娇。    老刘妻子见状,马上叫到:“哎呀,这猫多脏呀,别碰了,马上要吃饭了呢。”    “好勒,来咯。”孙子应道。老刘从孙子的眼中又看到了少年意气风发的神采,那种精神劲儿老刘年轻的时候也有过。    这次孙子是一个人趁着暑假回来的,只呆个几天。老刘问及孙子的近况,只看到孙子眼中的那种意气风发好像暗淡了一些。    “我妈改嫁了,也就每个月给点生活费我吧。”孙子说道。    老刘知道媳妇改嫁了,但想着也理所应当,媳妇总要再找个伴儿的,她又有一大笔钱,不会亏待孙子的。    “学校生活还好吗,学习怎么样?”    “老样吧,一般般。”    老刘看到孙子眼中那种意气风发的精神已经完全暗淡了下来。这样的话是老刘常说的吧,怎么孙子这样年轻人也总爱说呢。    吃过饭后,孙子又去陪橘猫玩了。    老刘也在一旁。    “你说,这猫当初怎么就没取个名儿呢?”老刘问道。  &nbs武汉治疗癫痫好医院p; “哎,猫取什么名,那都是人们一厢情愿,”孙子看着猫说着,“猫就是猫咯,我就叫它猫,也不愿意叫它别的来骗自己。”    老刘不太懂孙子的意思,但这也无关紧要。    “你看这猫多胖呀,吃好喝好的,人都没它这么舒服。”老刘又接话说。    “可不是嘛,人比猫苦多了,猫没有名字不要紧,人可不能没有名字,而一旦有了名字,麻烦事就多咯。”儿子说道。    老刘依旧不太懂,可是也笑着应和着,心里想,孙子可是真长大了,有悟到一些人生了。    “爷爷,我来喂猫吧。”    “嗯,好的,你来喂。”——5——    老刘的橘猫一直都很健康,或者说病了老刘也没察觉吧。他总是觉得橘猫身体很好,只是最近橘猫比平常更爱睡觉了,几乎除了吃饭就是呼呼大睡。不过也正常吧,老刘觉得,这猫老了,怎么说也有10年多了,猫也就10年寿命吧,就和老刘一样,也开始爱睡觉了。    那天橘猫十分地反常,喂猫粮也不怎么吃了,就是不停地用尖细的嗓音叫着,还一边在老刘的脚边来回蹭着。老刘俯下身摸一摸它,橘猫便打起了呼噜,眼镜眨巴眨巴地看着老刘。    十多年了呢,橘猫陪伴了老刘经历了许多变故,虽说橘猫可一点都不在乎。但是当老刘静下心来和橘猫聊聊天,逗一逗它的时候,它还是很开心的。还有老刘的孙子,是他带回来的橘猫,虽然只在橘猫小时候的一段时间内陪过它,老刘觉得橘猫对孙子还是有种特殊的情感的。从孙子每次回来时橘猫的神态便能看出,橘猫那时可不是为了讨吃的,可能就像是见到了许久没见到的老朋友一样,有种久别重逢的欣喜。孙子也是最宠着这只橘猫的了。妻子把橘猫拎到一旁后吗,又继续打扫,老刘也继续睡他的午觉。那天天气很好,阳光很温暖,橘猫睡得很舒服。老刘似乎还梦到了橘猫跳上床来和自己一起睡的场景。那一次孙子回来,橘猫再也没有出现迎接孙子,而是老刘出来了。“孙儿啊,我有个事想跟你说一下。”“行啊,我们慢慢说,”但没等老刘说出下一句,孙子便好像突然记起了什么似的问道:“爷爷,猫你喂了吗?”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