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王牌机甲 >正文

在山与水之间散文

时间2020-09-19 来源:而得天下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在山与水之间散文

  雨濛濛地下着,染白了半边的天。

  细密的雨丝斜斜的,歪歪的,划过植物的身体。雨丝开始变得有些不听话,呀呀地乱撞。继而,雨开始下得倾盆。水珠儿在地上溅起,像一段段回忆被砸碎,又像一个个镜头被逐渐放清晰一般。

  他坐在亭里,望着那边的水珠儿的跳动。

  棕红色的梁架在亭顶,四周是几根深棕色的木桩。虽然说是木桩,却做工的精细,雕刻了许多的图文。有腾龙环绕着木桩,有凤凰盘旋着绕上桩顶,还有一些花花草草的映衬。亭上方,挂着一块匾额,是用朱红色的颜料大大地写着“夕落亭”,意思是这亭子是看夕阳的好地方,的确是这样。可是现在的天气。他叹了一口气。

  亭里有一把琴。细细的琴弦,却晶莹的剔透。这是一把好琴。他想着。可是为什么会在这里,一定是有人落在这里了吧。他向琴走去,坐在矮小的却坚固的小方凳上。

  一身白色装束的他,手安和地放在琴弦上。手指修长,透着别样的精致。他能弹奏琴,而且可以弹得很好,只是他已经很久没有弹了。他的手指轻轻地拨着弦。一个个音符开始连成一些旋律,再是一首曲子。清澈而剔透的曲子。有如白鸽划过蔚蓝的天际,海鸥低飞于平静的海面一样的安逸。

  他淡淡地笑了癫痫病医院哪里最好一下。嘴角扬起四十五度的微笑,像柔风拂过脸颊般的温暖,褪去了往日的争强,换上了如今的淡然。

  他的手指依旧抚着琴,琴声零落却不失雅兴,简朴却不失高贵,轻柔却不失力度。悠扬的琴声可以传到很远,甚至是天堂。他依旧这样固执地想着。

  “嘣”的一声,琴声戛然而止。

  有如细水般的'琴音像汇集大量水一般“轰”的一声消失了。他皱了皱眉头。收回了手。盯着琴发愣。琴上是一朵莲花,开得极致,和曾经他的琴多像呢,只是,可以一瞬间,琴便可以毁灭。他想着。

  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时,一位身穿灰青色大褂,要剪系一根灰白色的衣带,腰间挂了一个刻着“淡”的玉佩的人向他走来。

  “公子弹得琴甚好,可否告于您的贵姓?”声音不轻不响,恰让他听见。他打量着这个人的外貌,想必这个人就是琴的主人吧!他略眨了一下眼睛。“在下慕容羽。”他从琴旁撤离,倚靠在最远处的那根柱子上。

  “慕容公子真是好技艺,弹得如此的好听。”这么男子笑了笑,虽是不同于他的浅淡,却另有一些韵味的所在,“在下姓慕,名凌言,叫我凌言就好。”凌言介绍着自己,心想,还真是巧,遇见那个弹琴好的人姓慕容,而自己姓慕,可真是缘分。看了看那把琴,笑意含在嘴里。

  “你是琴的主人吧,这琴应该是一把好琴。”他用广州市癫痫病医院有哪些余光瞥了一眼那琴,看着凌言的眼睛说着。

  “慕容公子真的好眼力,这的确是我的琴而且也真的一把好琴。”凌言对面前这个看样子二十岁刚出头的小伙子感到诧异,竟然能分辨出这是一把好琴,果然不是等闲之辈。那琴传闻天下就只有两把,一把上面刻着一朵精致的莲花,另一把上面刻着一朵娇艳的玫瑰,而真正见过这两把琴的人真是少之又少,即使见了也认为是一把普通的琴,因为琴的音色甚是特别,听一两声是分辨不出来的,而他手上的这把琴就是刻着莲花的那把。

  “可问慕容公子,你怎知这是把好琴?”莫非他有另一把琴?凌言想着。

  “我也有一把相似的琴,只不过花纹是一朵玫瑰花。”他答着。他虽然知道这琴不是他的那把,却有着惊人的相似。

  果真是这样,凌言开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一身白色的衣襟并无特别之处,淡紫色的腰带系着。虽看着朴素,却又有一种高贵的气质。

  “叫我羽吧,慕容公子听着觉得不好意思。”他笑笑,掩饰不住自己的不好意思。凌言也笑笑,第一次看见羽的笑容,像泉水那样清澈,使之震撼。

  “凌言既然是这把琴的主人,能否弹奏几曲?”他想听一听他的琴在他手里弹奏的声音。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喽。”凌言坐下。双手抚在琴弦上。一处一处的转移,拨动着。轻柔的语调传出,像丝绸般细腻,柔滑,又像森林里的青少年癫痫费用是多少呢鸟儿扑翅的欢快的声音。他陷入这种琴声中,仿佛就置身于如此。

  他想起那天父亲砸碎了他的琴,那种厌恶的眼神,那种生气的神情,那种就要把他逼死的话,“你给我留下来,帮我打理家产,继承家业。”他不,他就是喜欢弹琴,于是,和他的父亲断了一切的关系,离家出走了。他的心一惊,这琴竟也能弹出如此的曲子,只是听着这曲子,心里多了一份心静的感觉,就是那种淡淡的感觉浮在心头,怎么也抹不去,而且也会感到一阵安逸。

  风吹来一阵,卷起他们的宽大的衣袖。亭子正坐落在湖旁。风一过,水面泛起层层的涟漪,就那样一圈一圈地往外荡去。荷花被吹得向左倒去,荷叶向左飘去。这一切,现在在他看来是如此的和谐,安静。

  一曲完毕,他晃过神来,说道:“凌言兄的琴弹的曲子有一丝心静的感觉,琴的主人谈的果真好。”凌言笑着,说道:“淡泊,看破尘世的才有的安逸,山水的安逸感,对吧?”凌言的一席话点醒了他一般。

  他何曾想过心静,淡泊?虽追逐的不是名利却也是一种庸俗之至的东西,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追求。没有看破浮名,没有闲致欣赏风景,所以没有所谓的安逸,这也许就是高尚的人和平常人的区别。

  他对着凌言笑了笑,这是一种感谢,感谢他让他明白了这么多。

  “羽,天色不早了,我该先回去了。”凌言抱歉的笑笑,他能遇见羽,他觉得这是很令人骄老年癫痫病的病因傲的事。

  “那好,拿上琴走吧,别再又忘了。”他的神情变得黯然了,因为一个朋友要离开,他已经把凌言当成自己的朋友了。

  “这琴,我就送给你好了,希望,有缘再见,我知道你的琴应该不见了吧,你的琴技比我好,就送你吧。”凌言笑着对他挥着走。一把纸油伞的撑开,表示了人的离去。他在心里祝福凌言,一路顺风吧。

  夜晚。湖畔青石板上,雨迹还是残留着的。空气中弥漫着玉兰花的香气。远处的玉兰花放的茂盛,越来越白,越来越漂亮的开到极致一般。还有一些残余的花瓣被风吹落,粘在青石板上,显得很漂亮。

  他还是在亭子里面。只不过,手里多了一壶酒。

  他抚着琴,手指像个精灵一般在跳动。一首又一首熟悉的旋律又涌上心头。他好像就像曾经在家,母亲教他弹琴。他为了母亲而努力练琴。现在,没了牵挂,只剩下山水了。

  很深很深的夜里,他弹了一首自己写的曲子。忧伤,弥漫了这个湖。他愿意成为浮萍去躺在湖心里。他想了好多好多。

  山在听着他的旋律,水在听着他的旋律。

  嘿,水,我和你轻轻说,他的曲子真动人呢。山弯下腰对水说。

  嗯,我也觉得很好听呢。水轻轻地应着。

  山水之间,听懂了所有,看懂了所有,明白了所有。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